当前位置:首页 > 导航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经典案例之完美上诉



一、案情简介:
原告王某某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称甲公司作为借款人,乙公司、丙公司、丁公司作为担保人向其四次借款本金共计人民币19447241.34元、利息3478715.29元,王某某提供了四笔借款的凭据如下:1.2011年12月22日转账给甲公司的400万。2.2012年11月29日转账150万,该150万元是王某某直接转至甲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个人账户。3.2012年12月3日转账400万。4.2013年12月31日转账13,947,241.34元。合计共计本金23447241.34元,庭审时又称被告已偿还400万元。被告一审代理律师范律师予以全部否认,并指明了王某某的实际控制人身份,一审法院未予采纳,判决被告与担保人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被告甲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陕西科泽所张旭东律师接受委托,提出以下抗辩意见。

二、甲公司抗辩
(一)王某某伪造证据的问题
王某某向甲公司的转账明细及用途如下:
1.第一笔转账:
(1)2011年12月22日转账400万:
(2)存在的问题:
①该笔借款系法定代表人个人向王某某的借款。(详见第四组证据)
②此时甲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吴某某,而非李某。
③甲公司已于2013年5月31日,通过宁夏银行转账,李某审批,支付李某420万元。(详见第四组证据)
④借款合同与借据上的吴某某的签章的效力问题:吴某某于2011年12月26日通过股东会决议免去职务,此前应该已经得知消息,审批400万元借款的可能性极小。(详见第四组证据)
⑤吴某某的审批须签字,而且须经过曹某某的批准,且加盖公司印章。(详见第四组证据)
(3)代理人观点:
①该组借款合同与借据显然与已经存在客观证据及事实相悖,事实是也只能是,王某某利用掌握四公司印章的便利,伪造借款合同与借据,否则,根本无法解释本组证据证明的系列事实的存在。
②李某的谈话笔录不仅说明受王某某控制。
2.第二笔转账:
(1)2012年11月29日转账150万:
(2)存在的问题:
①该笔借款款项进入了李某的个人账户,李某既未支付甲公司,亦未用于公司经营。(详见一审被告证据目录)
②李某谈话笔录也承认了该150万元进入其宁夏银行账户。
③无论王某某亦或李某均无法证明该笔款项进入甲公司账户或用于公司经营。
④乙盈公司印章为假,蓝图鉴定机构已经证明。
(3)代理人观点:
①该笔借款实属恶意串通,在决定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权的情况下,将个人债务转嫁给公司,并在股权转让结束后,提起虚假诉讼,意图诈骗公司财产。
②对于客观证据如银行流水无法抵赖的情况下,代理人有理由相信,精心安排下,并按照其安排与布局设置的圈套,就其目的,为欲置甲公司于极为不利地位。以达其犯罪的目的。

3.第三笔转账:
(1)2012年12月3日转账400万:
(2)存在的问题:
①该笔款项系王某某作为实际控制人向公司的出资,记账为往来款。
②王某某证据交换时出具的加盖有四个印章借款合同,但当甲公司报案,民警找其谈话后,将法院卷宗中四个印章的借款合同换成了仅有一个印章的借款合同。(庭审笔录中代理人已对此提出质疑)
③借款合同中乙公司的已被认定为假,已涉嫌刑事犯罪,说明该份借款合同与借据,系伪造而来,当然属无效合同,该笔借款关系不存在。
④王某某等人持有多少份加盖印章的合同?能够随意抽换法庭的证据材料?一审法官与王某某到底有何交易?
(3)代理人观点:
①既然乙公司印章系伪造,那么,该份借款合同应认定为无效。
②王某某疏忽伪造了作废的印章,也足以说明,其他借款合同的形成也存在问题,且王某某对往来款、投资款的说辞解释为借款的依据的借款合同,自然不能作为审判认定的依据。
③王某某已涉嫌刑事犯罪,其他借款合同与借据,也应移交公安机关处理,已达惩罚犯罪之目的。
4.第四笔借款:
(1)2013年12月31日转账13,947,241.34元,实际转账7,464,000元:
(2)存在的问题:
①根据上述转款凭证,王某某个人转账的金额只有人民币7,464,000元,虽然王某某伪造了《借款合同》,但根据其提交的转款凭证,王某某实际支付给公司的款项只有人民币7,464,000元,剩余款项合计人民币6,483,241.34元王某某并未向公司转账,只是伪造了《借款合同》,妄图诈骗甲公 司资产。
②王某某转账给远声公司的7,464,000元也并非王某某给公司的借款,而是王某某通过公司的账户代偿6客户的贷款,该款项由王某某、李某垫付,客户资料、反担保物移交王某某、李某保管并清收,从甲公司债务中剥离。
(3)代理人观点:
①王某某实际向甲公司转款7,464,000元,而非13,947,241.34元。
②王某某向甲公司所转的7,464,000元,系其代6客户公司清偿贷款,代位清偿后,王某某取得了追偿权,且取走了所有的客户资料与反担保资料,并通过《股权转让协议》第7条与贺某某约定,该笔款项从公司剥离。
③王某某通过实际控制人掌管四公司印章的便利伪造借款合同与借据,借助银行流水,以达诈骗之目的。
综上所述,王某某所主张的上述四笔款项,均非王某某给甲公司的借款,王某某作为甲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法定代表人李某恶意串通,通过诈骗的手段,以达非法占有甲公司财产的目的,其犯罪之心昭然若揭。而对于该事实,一审法院并未查明,在未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的情形下,简单、粗暴地予以认定事实的存在。甲公司为金融机构,账务管理受金融办监督,金融办每年指定会计师事务所对融资担保公司进行年度审计,故甲公司账务管理相当规范,从历年审计中均未发现公司与王某某存在借款关系,那么,一审法院在事实未查明的情形下,如何判决?此案数额之大,原本应该相当审慎的审查,但本案判决书内容让人大跌眼镜。此为认定事实不清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一审法院在王某某未能提供有效转款凭证的情况下,单凭借款合同认定借款事实,实属认定事实不清,违法裁判;一审法院庭审过程中,王某某能够从卷宗中换取案件证据材料,代理人深感极度恐惧。
(二)一审法院程序违法问题
三、二审法院判决
二审判决共计两项内容:一撤销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二驳回王某某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21444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29295元、鉴定费320000元,由王某某负担。
四、本案启示
1.购买公司股权时面临公司负债的极大风险,在股权变更登记后,新股东将面临承担公司债务的风险;
2.借款合同的形成时间、银行流水的原因;
3.本案成功之处:灵活运用证据;逻辑推理适当;开庭效果好;与法官沟通无障碍;打乱对方的防线。

 

电话:029-89559056 15353725765
网址:www.kezelvshi.com
Email:kezelvsuo@126.com。
地址:西安市曲江新区汇新路355号大厦国际中心11层